欢迎访问江苏德音律师事务所网站!
2017环境公益诉讼培训
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已更新)
关于法律咨询的问题
关键字
栏目分类
论夫妻忠实义务
浏览次数:3617  发布时间:2010/7/24  作者:德音管理员
论夫妻忠实义务
内容提要:2001年4月28日新的《婚姻法》公布并开始施行,在总则中增设了体现婚姻法立法宗旨的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将夫妻互相忠实这一社会责任与道义融入到法条之中,在婚姻自由与道德自律之间更推崇以理入法、以法固理,由此来推进婚姻法律制度的健全发展。本文便着眼于此,首先从狭义和广义两方面来阐释夫妻忠实义务的定义,对夫妻忠实义务的法律性质作出界定,然后尝试从价值分析角度对此问题进行分析,并指出司法实践中所存在的问题,着重对违背夫妻忠实义务是否可以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以及违反此义务的过错方应否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等问题作详细的论述,最后针对上述问题,提出几点完善夫妻忠实义务的建议。
关键词:  忠实义务   配偶权   身份权   人格权   人文关怀   法定离婚事由   损害赔偿责任
 
一、夫妻忠实义务的涵义及法律性质定位
    “忠实”的内涵是什么?它的外延又是什么?翻开字典,我们不难得知。忠实就是忠诚,老实。忠就是赤诚无私。无私就是无条件奉献。在法制世界里,我们有必要无条件奉献吗?有可能无条件奉献吗?如果一结婚就必须无条件奉献,那么,夫妻的婚前财产约定还有什么意义。应当说:在法制经济社会中,有奉献就必须得报酬,即有私才能有公,只有所有的“私”得到了保护和规范,“公”才能得到维护和发展。通说认为,关于夫妻忠实义务可以作狭义和广义两种解释。狭义上的夫妻忠实义务,又称贞操忠实义务,仅仅意味着配偶性生活的排他专属义务。[1]而广义上的夫妻忠实义务,则不仅包括夫妻在性生活上互守贞操,不为婚外性行为,也包括夫妻不得恶意遗弃配偶他方,不得为第三人利益牺牲、损害配偶他方的利益。笔者认为,这里的“忠实”应仅指狭义的忠实,即仅指性忠实,而在夫妻生活的其它方面应允许夫妻享有各自的独立权和自由权。在父权家长制时代,出于维护男系血统的需要,法律对妻子的贞操要求极其严格,严厉惩处失贞妇女;对丈夫的通奸行为却相当宽容,甚至承认男子纳妾。资本主义早期法律虽规定贞操为夫妻双方义务,通奸、重婚作为离婚的法定理由,不允许相奸者结婚,但法律对贞操的要求严于妻而宽于夫。如1804年《拿破仑民法典》规定,夫得以妻与他人通奸为由诉请离婚,而妻子仅能以夫与他人通奸并在婚姻住所姘居为由诉请离婚。日本旧民法也有类似规定。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现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修订婚姻家庭法,才渐渐删去旧有不平等法律,普遍将夫妻置于平等地位,“忠实”成为对夫妻双方的平等要求,并将其视为维护夫妻关系的特质及其婚姻稳定的要素。法国民法典、瑞士民法典、意大利民法典、瑞典民法典、美国的许多州立法都明文规定相互忠实是夫妻的义务。
    在我国婚姻法对夫妻忠实义务作出界定前,对夫妻忠实义务是属于道德义务还是法律义务存在争议,有这么几种观点。一是有人认为夫妻忠实义务从根本说是一项道德义务,甚至仅是一项并非公认的道德义务。[2]二是认为夫妻忠实是夫妻之间两性关系的义务,这实际上也是排他的权利,法律明确夫妻之间有相互忠实的义务,旨在以立法方式端正人们的婚姻态度。[3]三是认为夫妻忠实是一项法律义务,违反此义务的配偶和第三者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并且另一方可以报告当地公安机关或司法机关申请排除障碍。[4]新婚姻法吸收了争论的成果,对夫妻忠实义务进行了规定,使其上升为法律义务,但是,我们应当明确这并不意味着夫妻忠实义务与道德无关,而是我国法律所体现的德治与法治的有机统一,治理这一问题必须做到两者的互补与和谐,这一点是我们认识夫妻忠实义务法律性质的前提。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对夫妻忠实义务的法律性质还要注重从以下两个方面加以理解:
    <1>、配偶权是基于夫妻法律规定的夫妻身份地位而产生的基本身份权,从法律性质上看,具有权利义务的复合性,即在配偶权中权利和义务不可分割,行使权利亦即履行义务。原则上这种身份权权利人不得放弃,甚至可以认为权利人有行使它的义务。配偶权虽然本质上是权利,却是以义务为中心。权利人在伦理道德的驱使下自愿或非自愿的受制于相对人的利益,因而权利中包含着义务。所以,虽然夫妻忠实义务名为“义务”,可笔者认为,在本质上它却是权利与义务的复合体,这两个方面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2>、夫妻应当相互忠实是夫妻双方共有的权利和义务。[5]即丈夫有要求妻子对自己忠实的权利,而同时自己负有对妻子忠实的义务,相对应而言,妻子有要求丈夫对自己忠实的权利,而同时自己负有对丈夫忠实的义务。
 
二、夫妻忠实义务的基本价值分析
    将一项权利(或义务)纳入法律所规范的领域,首先应回答这样的问题,即将这项权利(或义务)法律化是否具有价值,法律对其规范能否保持、甚至增加这样的价值?这种价值在法理学上称为“法的目的性价值”,法的目的性价值是所有法律所追求的理想和目标。我国将夫妻忠实义务作为配偶权的核心内容纳入到法律保护的领域内,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夫妻忠实义务是人类社会发展所崇尚的美德,对夫妻忠实义务的保护实质上可被视为国家对正义的维护与促进。
    婚姻家庭法的调整对象实质上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的特殊性结合了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兼容了个体需要与人类社会的需要,“可以说,婚姻家庭是人类的原始动物性与社会性,个体需要与社会存在和发展需求之间的一种不可调和又必须调和的产物。”[6]婚姻家庭法的这种社会性导出了国家出面保护婚姻家庭的必然性,意味着国家和社会各方面应尽可能地保证公民的结婚权,生育权,维持家庭生活和谐的权利(忠实义务即是其中一方面)得以全面实现,保护每个合法的婚姻家庭能够正常发挥其各种功能。这就赋予了国家一种权力。国家可以据此在尊重公民在婚姻家庭领域私生活的合法自主权范围内,为保护婚姻家庭而适当限制和干预公民的私生活。此时,国家已不能因部分公民强调“婚姻家庭完全是个人私事”而完全由当事人任性。任何妨碍公民正当行使婚姻家庭权利或有可能侵害此项权利的行为都必须予以取缔。婚姻家庭关系中夫妻忠实义务正是国家应给予界定和保护的前提性要素。
    所以,将夫妻忠实义务纳入法律规范调整范围中,实质上是在婚姻家庭法中体现了法理学上的价值----正义。国家凭借其权力限制和干预公民个人的私生活,规定夫妻忠实义务,对超出公民的容忍度,严重损害公民利益的行为加以制裁和处罚实质上保障和促进了正义在婚姻家庭法中的实现。具体表现在:
    第一,明确了夫妻忠实义务,确立了婚姻家庭法中的正义导向。这是法在实现分配正义方面的作用。承认夫妻忠实义务在法律上的地位,将其纳入配偶权并规定在婚姻家庭法中,实际上是将指定分配的正义的原则法律化、制度化,并把这种正义具体化为权利、义务和责任,实现对个体利益和社会利益进行权威性的、公正的分配。
    第二,惩罚违反法律规定妨碍婚姻家庭关系自然延续的行为人,申张婚姻家庭关系中的正义要求。一般而言,夫妻感情破裂,双方自愿结束婚姻关系,并不以夫妻一方或双方违反夫妻忠实义务为前提。但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严重侵害夫妻一方的合法权利,导致婚姻关系非自然结束的行为人(包括夫妻对方,也包括第三人),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基于道义的正义要求。
 
三、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虽然新修订的婚姻法对夫妻忠实义务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我们也肯定了其法律价值,但这一规定只是一个不可诉条款,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解释指出,“当事人仅以婚姻法第四条为依据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诉讼。”[7]也就是说,在诉讼中不能直接以它来处理和解决纠纷。有的学者认为,这一条司法解释属于倡导性条款,只是以立法的形式明确告知社会,体现的是德治结果,而非法治目标。[8]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如何根据法律的规定来维护当事人尤其是受害一方的权利,如何对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一方进行处罚,应该引起我们的强烈关注:
    首先,应否将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
对于应否将违背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历来存在着激烈的争论,修订之前的《婚姻法》规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离婚的法定事由,后来的立法又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规定了几种具体的法定情形,对离婚的适用提供了确切的法律依据。但是,法律一直没有把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之一。原来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标准不仅对于法官掌握判断夫妻感情已破裂标准难度极大,而且在确定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离婚理由上,给法官以主观臆断的极好借口。[9]针对这种情形,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司法解释,就如何确定夫妻感情破裂规定了具体的使用标准,但是,违背夫妻忠实义务能否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仍在讨论中,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
    笔者认为,目前还不宜将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条的规定,当事人仅以第四条即夫妻忠实义务为依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不受理,从这一条的法律精神可以看出立法者的意图,将其规定为法定离婚事由不仅于此冲突,而且时机还不成熟。其次,将此规定为法定离婚事由可操作性有待考证。根据婚姻家庭关系自身的特点以及法律精神看,这一问题还要更多的依靠德治,就是通过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来最终解决,而不宜直接通过公共权力加以硬性的处理,它只是一个具有感召力的努力目标,而不是法律判决的依据。因为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如何取证等一系列问题,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难以收到预期的效果。最后,有的学者认为应将违背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他们认为如此规定的实质,是将违背忠实义务的法定离婚事由确定为无过错一方当事人提出离婚的法定事由,而违背忠实义务的过错方不得将其作为自己提出离婚的法定事由,即不得故意先实施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行为然后据此提出离婚。这样规定的目的,就是要保护无过错一方配偶的合法权益,不能让无过错一方当事人因此而受到损害。[10]这种观点乍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第2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符合第32条第2款规定“应准予离婚情形的”,不应当因当事人有过错而判决不准离婚。[11]所以,如果按前述学者观点附条件将其规定为法定离婚事由,就和该条司法解释形成冲突于矛盾,更不利于法律的实施于适用,必将会在司法实践中带来更多的问题,而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所以笔者认为,规定这一条的时机尚不成熟,还不宜将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离婚事由之一。
    其次,是否可以要求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一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新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相互忠实”,这是我国婚姻立法的一大突破,此规定尽管是道德规范上升的法律规范,是倡导性条款,但法律上的“应当”用语,不仅具有必须强制执行的强制性质,而且包含了对通奸、姘居、重婚等婚外性活动的禁止。[12]所以,如何在对无过错方进行救济便显得既合理又重要,那么,是否可以要求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一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呢?提出这个问题所受到的阻碍有一点就是,中国人在观念上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思想,认为对贞操这种人格上的利益实行损害赔偿,不符合国情,有人格商品化的倾向。[13]其实,这样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应该的。但是,根据国外的立法经验和实践,这样的忧虑是可以化解的,而且,如果不对违背忠实义务的行为人予以精神损害赔偿的制裁,就不能很好的保护公民的配偶权这种身份权,保护身份权的制度就不健全。忠实虽不能强制执行,但违背忠实义务的行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法律同时赋予受害配偶一方一定权利,以示救济。《婚姻法》(修正案)第32条、第45条、第46条就夫妻一方违背忠实要求的行为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作出了明确规定,夫妻一方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配偶另一方有权要求离婚;离婚时,无过错方有权向过错一方请求损害赔偿;过错一方的重婚构成犯罪的,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自诉;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这些规定不仅明确确认夫妻一方不忠于婚姻的行为是违法行为,是侵权行为,而且确定行为人必须为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婚姻法》(修正案)显然加大了对违背夫妻忠实要求的行为的法律调控力度。不过,根据《关于适用〈婚姻法〉解释(一)》第3条规定,“当事人仅以婚姻法第四条规定为依据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可见,据该解释规定精神,夫妻一方欲对有通奸行为的另一方配偶追究民事责任尚有难度。那么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到底应如何进行赔偿呢?笔者认为,首先,有过错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不仅包括财产赔偿,还有精神赔偿,比如说,可以使用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方式。[14]此外,对夫妻双方采用约定财产制的,对法官和法律适用上都没有问题,可以判决有过错一方用自己的财产进行赔偿。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制而言,有个人财产的,用个人财产赔偿,没有的,可以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拿出一部分作为无过错方的赔偿,这部分财产为个人财产。另外,可以结合使用赔礼道歉等方法承担责任,而不见得仅仅使用经济赔偿一种方法。根据我国立法经验和实践,还可以规定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一方要承担离婚损害赔偿责任,即可以将违背夫妻忠实义务规定为离婚损害赔偿的事由之一,以此来保护无过错方。由此可见,无论是离婚损害赔偿还是其他形式的损害赔偿,法律都可以把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作为法定事由加以规定和实行,使得这一条款更具可操作性和实用性。                  
    再次,是否可以追究与婚姻当事人一方通奸的第三人的法律责任?
    对此问题,各国和地区规定不一。不少国家和地区的婚姻家庭法有责任追究制度规定,或者适用侵权行为法,即赋予受害方向与其配偶通奸的第三人提起停止妨害之诉,又赋予受害人提起损害赔偿之诉的权利。依据日本民法的解释,与妻方通奸的第三人,其行为构成对夫权的侵害,应负损害赔偿责任;按照日本判例,对与夫通奸的第三人,妻亦可请求损害赔偿。依照法国民法解释,配偶一方对与他方通奸的第三人,可依民法关于侵权行为的规定索取赔偿;如第三人不停止通奸关系受害配偶可请求间接强制罚金;依判例,配偶一方的通奸行为被他方当场发现的,第三人签署的确定金额的赔偿契约有效。我国香港特区婚姻法律也有类似规定。香港婚姻诉讼条例第14条规定,被指控的奸夫列为法律程序的一方,“如由丈夫提交的离婚呈请书中指称有通奸事,或丈夫在答辩书请求离婚并称有通奸事,该丈夫须将被指控的奸夫列为共同答辩人,但如果法院基于特殊理由而予以免除的,则不在此限。如果由妻子提交的离婚呈请书中指控有通奸事,法院若认为适当,可指示将被指控奸妇列答辩人。只有在上述情形下呈请人完成证据后,法院认为未有足够证据指证该名男子或女子,法院可指示上述共同答辩人获免作为该诉讼案的一方”。关于通奸的损害赔偿问题,香港婚姻诉讼条例第50条规定,“呈请人可在离婚呈请或裁判分居呈请中,或在只要求损害赔偿的呈请中,以某人与呈请人的妻子或丈夫通奸为理由,向该人申索损害赔偿。对于在任何该等呈请中讨回的损害赔偿,法院可指示按何种方式予以支付和运用,并可指示将全部或部分损害赔偿,为该宗婚姻的子女(如有的话)的利益而作出授产安排或作为供给该妻子的赡养费”。我国《婚姻法》(修正案)对此无明文规定。根据最高法院上引司法解释第28条规定,承担离婚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为离婚诉讼当事人中无过错方的配偶。可以说,内地对与夫妻一方通奸的行为人并不追究民事责任。
    笔者认为,追究与婚姻当事人一方通奸的第三人的责任是十分必要的。
           
四、对完善我国夫妻忠实义务制度的几点看法
    如前文所述,新婚姻法虽然在总则中规定了夫妻忠实义务原则,但却没有规定涉及具体权利义务的条款,导致司法实践中遇到不少难题,因此,我们还应从立法等方面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夫妻忠实义务制度,切实维护配偶双方的合法权益,巩固我国的婚姻家庭制度。
(一)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受害配偶方享有停止侵害请求权。
    如前文分析,受害配偶方可以基于另一方违反夫妻忠实义务而请求离婚损害赔偿,那么,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呢?受害配偶方是否也有一定的请求权呢?答案是肯定的。我国《民法通则》的第120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受到侵害,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该条文规定的是人身权受到侵害的救济措施,只是列举的人身权种类过窄,我们可以对本条作扩张解释,其他人身权如果受到侵害也应适用,包括配偶权。因此,夫妻一方的忠实请求权受到侵害,受害方也有权请求法院判令不忠配偶方和“第三者”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二)通过订立婚姻忠实协议来弥补立法不足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完整、有效的法律规范,在逻辑上都是由前提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三部分所组成。“前提条件”指明了适用该规则的时空范围及其他具体条件。“行为模式”明确规定了在符合假定条件的情况下,人们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或不应该做什么。“法律后果”则规定人们的行为符合或违背行为模式的要求时,分别引起的法律上肯定或否定的结果。前文已经提及,我国现行婚姻法在总则上规定的“夫妻忠实义务”条款,只是一个不可诉条款,在实践中是欠缺可执行性的。此外,我国新婚姻法在“法律责任”一章同样也规避了忠实的确切涵义,只在第四十六条对两种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行为及其引起的离婚时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的法律责任进行规定。除了“重婚”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情形之外,过错方如何对其他不忠实行为承担民事法律责任呢?
    法律规范的原则性和有限性决定了《婚姻法》不可能面面俱到,而通过签订协议的形式进行立法弥补,是民事立法最通常的一种作法。在婚姻忠实的问题上,我们可以在“法不禁止”的前提下,在协议中明确“忠实”的涵义和“不忠实”导致的法律责任。
    所谓婚姻忠实协议,是指男女双方在婚前或婚姻存续期间订立的以婚姻存续期间互相忠实为主要内容的相关权利义务的约定。[15]从本质上讲,婚姻忠实协议属于财产协议,因为协议虽然以夫妻的忠实义务为主要内容,但在夫妻一方违反该义务,致使夫妻忠实遭受破坏时,违约一方需要以其自身的财产及其相关权益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这样,通过订立夫妻忠实协议,不仅弥补了立法的不足,而且增加了夫妻忠实义务的可执行性。
 
五、结语 
    通过以上分析和讨论,笔者认为,我国新《婚姻法》将夫妻忠实义务写入总则之中,体现了立法界和人民群众对这一问题的重视,也体现了我国婚姻立法的进步和与国际接轨,有着显著的积极意义,但是作为不可诉条款,它只是一条倡导性的规定,至于它在司法实践中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对无过错方合法权益的保护能够深入到何种程度,笔者感到有些怀疑,这也是写作本文的初衷和目的,希望能对这个问题的解决起到一点作用,从而有助于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婚姻家庭立法。
 
 
 
 
 
 
参考文献:


[1]   杨遂全 著:《新婚姻家庭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第253-256页
[2]   王建勋 著:《法律道德主义批判》、《婚姻法修改论争》,光明日报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第27
[3]   王玫 著:《婚外恋:涉及道德于法律间的话题》,北大法律信息网2001年3月7日
[4]   《两“家” 对垒,争治“不忠” 》,《北京广播电视报》2001年2月27日第二版
[5]   巫昌祯 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87页
[6]   曹险峰 著:《夫妻忠实义务的法理学思考》,载于《当代法学》2002年第6期
[7]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8]   黄松有 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厅著:《婚姻法司法解释的理解和适用》,法律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第18页
[9]   杨大文 主编:《新婚姻法释义》,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256页
[10]   梁书文 著:《婚姻法及相关条文新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第368页
[11]   李银河、马忆南 主编:《婚姻法修改论争》,光明日报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第384页
[1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巫昌祯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33页
[13]   马原 主编:《新婚姻法诠释与案例评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12月第一版,第156页
[14]   蒋月 著:《夫妻的权利和义务》,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第406-420页
[15]   陈鑫 著:《浅论夫妻忠实义务》,载于“法律图书馆”网
 
 
 
注释:
1)      杨遂全著:《新婚姻家庭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
2)      王建勋著:《法律道德主义批判》、《婚姻法修改论争》,光明日报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3)      王玫著:《婚外恋:涉及道德于法律间的话题》,北大法律信息网
4)      《两“家” 对垒,争治“不忠” 》,《北京广播电视报》2001年2月27日第二版
5)      陈鑫著:《浅论夫妻忠实义务》,载于“法律图书馆”网
6)      曹诗权著:《中国婚姻家庭的宏观定位》,载于《法商研究》1999年第4期
7)      苗文全著:《配偶权研究》,吉林大学法学院硕士论文
8)      曹险峰著:《夫妻忠实义务的法理学思考》,载于《当代法学》2002年第6期
9)      邵世星著:《夫妻同居义务与忠实义务剖析》,载于《法学评论》2001年第1期
10)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11)  黄松有 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厅著:《婚姻法司法解释的理解和适用》,法律出版社2002年4月第一版
12)  杨大文 主编:《新婚姻法释义》,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
13)  梁书文 著:《婚姻法及相关条文新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
14)  李银河、马忆南 主编:《婚姻法修改论争》,光明日报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15)  巫昌祯 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讲话》,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
16)  马原 主编:《新婚姻法诠释与案例评析》,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12月第一版
17)  蒋月 著:《夫妻的权利和义务》,法律出版社2001年7月第一版
18)  柳经纬 主编:《婚姻家庭与继承法》,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19)  王胜明、孙礼海 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修改立法资料选》,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20)  王丽萍 著:《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研究》,山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21)  卓冬青、刘冰 主编:《婚姻家庭法》,中山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22)  陶毅 主编:《婚姻家庭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23)  刘旺洪 主编:《新婚姻法释义》,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 相关新闻:关于 婚姻 的新闻
无性婚姻,难以启齿的离婚理由 [2009/12/16]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院《婚姻法》司法解释 [2007/12/17]
《关于处理婚姻关系中违法犯罪行为及财产问题的意见》[2000] [2007/12/17]
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审理好婚姻家庭纠纷案件 [2007/12/17]
如何判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实际取得的知识产权的财产性收益的归属? [2007/12/17]
 
[ 常州市律师协会 ]  [ 常州仲裁委员会 ]  [ 常州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  [ 常州公司法律顾问网 ]  [ 常州永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 ]  [ 常州市房产管理局 ]  [ 常州市行政服务中心 ]  [ 江苏律师网 ]  [ 西安律师 ]  [ 中国律师网
 
--=欢 迎 光 临=---江苏德音律师事务所-
电 话: 0519-83118388传 真: 0519-86662536   邮 编: 213003
地 址: 常州市劳动西路231号嘉仁大厦5楼504室 (中天钢铁体育馆、状元楼大酒店北侧)
站长:储中俊      联系电话:15206125772
苏ICP备08007286号  技术支持:常州网络公司常州网站建设